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广州 > 正文

千年前广州城郊外可看海市蜃楼

大洋网 2019-09-05 15:13

千年前广州城郊外可看海市蜃楼

①清代画家苏六朋绘制的山水人物团扇,岭南水乡风光跃然纸上。

千年前广州城郊外可看海市蜃楼

②苏六朋笔下,乘一叶扁舟,在水上随意飘荡,十分惬意。

千年前广州城郊外可看海市蜃楼

③苏六朋笔下,三五知己水边倾谈,也是享受。

千年前广州城郊外可看海市蜃楼

④岭南水乡妇女与儿童,别有一番风情。

广州水城记忆系列

我们心爱的广州是水做的。不信,你翻一翻古时的地方志,千年前人们评选出来的“羊城八景”,有七个都是因“水”增色。其中,位于广州城北郊的石门水道,更因雨后或会出现海市蜃楼的美景,而赢得了“阳春三月望蜃楼,返照石门在九秋”的美誉,“石门返照”因此名闻遐迩。遗憾的是,由于水道的淤塞,这一美景在明代便消失了。趁着天气好,我们不妨穿越过去,在游览“石门返照”的同时,也顺便游览一下“蒲涧濂泉”“海山晓霁”等胜景。

石门返照

黄昏时分彩霞飞 江上隐现“广州城”

这一趟游览宋代“羊城八景”的旅程,如果有一个好导游,会为我们增添不少乐趣。导游的最佳人选当然非苏东坡苏大学士莫属。他能诗会画,对游山玩水有莫大热情。他的“粉丝”遍布全国,想当年他为同时代士大夫绘就的《潇湘晚景》《虔州八景》等画作题了几句诗,就使得这些地方的山水名声大噪。恰巧,1094年,苏学士被贬惠州途中,也曾经过广州,兴致勃勃游览了好些地方,留下了不少诗作。我们跟着他游览“羊城八景”,听他一路作作诗,吹吹水,收获一定不小。

闲言少叙,如果我们跟着苏东坡从中原一路南下,到达广州的第一站,便是石门。如今位于白云区的石门水道略显冷清,过往的也多是运泥运沙的船只。但在古代,石门是北方水路进入广州的门户(见梁国昭先生所著《广州港:从石门到虎门》)。我们与苏东坡同船南下,当然也要由此“门”入广州。话说帆船在江上顺风而下,来到了今小北江与流溪河交汇处(今石井镇),两岸壁石高耸,小北江骤然收窄,如同穿越“门户”而过,“石门”的得名,正由此而来,石门之前,江门宽阔,气象万千。我们的帆船经过石门之时,恰是夕阳西下时分,但见彩霞满天,映照得“半江瑟瑟半江红”。如果我们运气好,碰上雨过天晴,没准还能在江面上看到美丽的“广州城景”,别说你我了,连见多识广的苏东坡也会大为惊讶。“海市蜃楼”的景观在沙漠里常有,何以在江上也能看见?原来,这是由于雨后光线在大气层折射,才在江面上映照出“广州城”,这便是宋元羊城八景之一——石门返照。啥也别说了,赋诗一首吧,苏学士可以吟诵“前世德云今我是,依稀犹记妙高台”的名句,咱们念叨一下“阳春三月望蜃楼,返照石门在九秋”的民谚就可以了。要知道,明代以后,由于河道淤塞,石门返照的美景就消失了,所以,趁着有美景可赏的时候,就好好享受吧。

蒲涧濂泉

山涧高崖飞瀑布 汇聚成溪流入城

与苏东坡一起到了广州,白云山可是非去不可的。千年前的白云山,树林幽深,泉水清澈,古刹钟声更衬出山林的宁静。我们以前在专栏里说过,东濠涌、菊湖、西湖等胜景都与发源于白云山的古水道——甘溪有莫大关联。这一次,我们恰好可以同苏学士一道去访一访甘溪的源头——蒲涧,赏一赏当年的羊城八景之一——蒲涧濂泉。当然,今天的蒲涧依然很美,但看一看它千年前的旧模样,还是很有意思的,对不对?更何况我们还有苏东坡这样的旅伴。别人被贬岭南,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,他却依然笑声朗朗,看到白云山清澈的泉水,居然还想出了用毛竹引水入城,解决百姓的“喝水难”的高招,成为广州史上第一位“自来水”专家,真是一个“无可救药”的乐天派,这大概也是他在历朝历代都有无数粉丝的原因。我们听着苏学士一路“吹水”,很快就来到白云山麓的蒲涧,但见滴水岩旁,一道瀑布自数十米的高崖“飞下”,雨雾四散,如梦如幻,地上又有泉水涌出,幽深的山林里,只有鸟鸣婉转,这一刻,我们真正体会到了“鸟鸣山更幽”的意思。这道瀑布,便是古水道甘溪的源头,滋养了广州百姓近两千年;而“蒲涧濂泉”的美景,也被人们吟咏了一回又一回。

海山晓霁

城楼登高望远 可看海上朝霞